金岱:全民皆x ——一个外星人的地球J国价值生态考察记

  • 时间:
  • 浏览:0

  一、全民皆工

  贝塔星座的科学家们,近年来愈益趋向认为,贝塔星座上的高级生命与地球上的高级生命是同宗同源的。有有些迹象表明,现今地球上的人类是若干百万年前由贝塔星座迁移而去的。当然,那先 迹象也都要作反面的说明,即现今的贝塔星座上的高级生命是由地球某个可能性灭绝了的,但曾经有过极为灿烂的文明的人种迁移而来的。总之,贝塔星座的科学泰斗们一致呼吁,应该采取更加主动积极的行动,对地球进行全面的、更加实质性的考察,争取尽早与地球建立星际关系,互通语言信息,乃至文化、科技、经济、政治,互助互利,并肩开发宇宙。 当然,与地球联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困难难能可贵在技术和语言上,而在于地球上不像贝塔星座有四个多 全球统一的公众事务服务中心,地球上实在一定会个联合国,但如此 实质性意义,地球目前仍所处国家割据的状况,如此 统一的语言、文化、经济、政治,怎么能让,倘与地球联系,都要与哪哪几个文化、科学比较发达的大国进行分别接触。曾经,贝塔星座星际局便派出了一大批科学家,分赴地球各大国,进行各方面的考察。以便作出尽可能性确切的评估,算是促使,或那先 过都要够,与地球上那先 大国所处非神秘的,怎么能让意识层面上的,实质性的星际联系。

  W先生,贝塔星座星际局地球司亚太处负责人,地球学研究专家,接受的正是曾经一项任务。他将飞往地球亚太地区的J国进行为期四个多 星期的考察。

  在贝塔星座的宇宙科学研究中心,W先生接受了将他换形为地球人类形貌的星际换形技术补救,以及相应的能量配置。这俩 补救和配置能保证W先生在地球上作为地球人类的普通一员,删改不被觉察地活动四个多 星期以上。

  当然,贝塔星座上的一天大概 地球时间约十年左右,贝塔星座上的一星期,即大概 地球上的六七十余年。这对于贝塔星座来说是极短暂的几天,而对于地球上的人类来说,却是朋友儿多半个世纪的颇长的四个多 时间。

  W先生曾长期致力一地球学研究,也曾对地球有过若干次短暂的访问,对地球J国的历史都要说是有较多了解的。这俩 回出行前,他集中了一段时间,通过工作室的电脑终端再一次悉心查阅了贝塔星座外星资料中心小量有关地球J国的历史状况。

  W先生对于他的考察对象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文明这俩 点感到怪怪的有兴趣。地球上的J国不仅是地球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国之一,更是地球上唯一一种生活从远古绵延而来,从未中断,转移,涣散的文明,怎么能让它有极为雄厚和灿烂的文化传统。

  W先生来到地球J国后,第四个多 感觉便是,这里你以为古风犹存,肩挑手提,牛拉犁耕,是处可见。即使城市,乡村气息也极为浓厚。至于古迹之繁多,如城墙、庙宇、皇陵,更是目不暇接。不过,这里的人显得很年轻,很有生气,很勤勉,很苦干。白天上班,晚上开会学习,不顾家,不顾己,古国新人,好一派欣欣向荣气氛。不错,W先生想,与这俩 国家建立经济联系,看来是很有希望的。

  W先生到处走动,沉浸在一种生活热情向上的情绪中,感到很兴奋。这过后,这俩 国家正在做出大力发展重工业的计划,提出以钢为纲,大炼钢铁的号召。W先生认为很有必要,这俩 古朴的国家要很慢了 了 发达起来,非发展重工业不可。重工业都要提供军火、保卫国家,都要提供轻工业机械和农业机械,雄厚人民生活。

  W先生参观了有些钢铁厂,工朋友儿干劲冲天,加班加点,实在感人。有四个多 工厂提出"争分夺秒,争斤夺两,大打钢铁仗"的口号。这俩 厂的四个多 年轻钢铁工人为了八十吨钢差有些把性命都丢了。那是可能性有一炉钢在出钢水时,钢槽出了间题,那个工人挺身而出,站在钢槽旁,用钢钎顶住,钢花就落在他身后、身上、脚上,怎么能让万一顶塌了,钢水泻出来,他就逃都逃不掉了。W先生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实在在理智上认为不可思议,为了如此 有些点钢,你以为想要 丢掉性命,但地球上的人类能曾经不怕死,无论怎么还里能还是伟大的事。

  W先生在其它有些大钢铁厂走动时,发现这俩 状况愈来愈多。那位工人成了红旗,报纸上号召向他学习,于是朋友儿争相比勇敢,有的地方甚至为了一小炉铁水就把命丢了。

  怎么能让炼钢的事,调快就走出了钢铁厂,甚至也走出了一般工厂。它走进了学校、居民、农村。大炼钢铁飓风般地吹遍了整个J国大地。有些工厂都停止生产别的产品,而来炼钢;学校停课了,教师和学生在操场上砌起了土高炉;机关、医院、兵营、公园到处都跳出了土高炉;居民上的老太太们把自家垫床脚,垫柜子的砖块都找出来,在院子里竖土高炉;甚至J国最高领导人之一的L主席也在自家院子里做起了土高炉;孩子们到处拣煤渣、拣柴禾,提供能源;农村里则把石灰窑也用来炼钢……

  曾经一种生活全民皆炼法,自然可能性性有足够的铁矿石。于是,工厂把与大炼钢铁无关的机器拖出来化掉,医生把铁制的病床、碾药的铁碾子等等化掉,机关把铁栅栏拆下来化掉,博物馆把陈列的古物,如古剑古刀古炮化掉,庙宇里把铁鼎化掉,农民把锄头和犁耙化掉,最后,朋友儿儿把每个人来家的锅也追到来化掉……

  W先生目瞪口呆了。他从事星际经济考察多年,从来没见过曾经狂热的生命,一声令下,倏忽之间,一国几亿人,删改变成了高炉工。

  W先生来到地球J国的第一天夜深 ,他在这俩 国家的上空盘桓,他看见这俩 国家遍地炼钢的"小土群",冒着余烟,炉内炉外堆满了含硫量不足英文的废铁渣,朋友儿筋疲力竭,躺在那先 必须吃必须用的东西旁边呼呼大睡,肚子里空空荡荡,咕噜咕噜直叫唤……一幅大败而休的惨景。

  二、全民皆兵

  W先生第多日早晨起来,走到街上,就看朋友儿面有菜色,一副肌肠辘辘的样子。到处排着长队,购买食品,包括腐烂的菜叶子。餐馆里可能性如此 了肉食,怎么能让粮食做的食品怎么能让多,跳出了有些代食品,累似 红薯做的馒头、菜包子、粉条、面条,乃至于素鸡、素鱼,等等。不过,朋友儿实在消瘦乏力,但精神却矍铄,有一种生活勒紧裤带子拚命的劲头。朋友儿工作仍然勤奋卖力,仍然加班加点,仍然突然进行一种生活被朋友儿叫做"政治学习"的活动:花有些时间坐在并肩听读官方报纸(包括那先 不仅识字,怎么能让文章比一般报刊文章都要写得好得多的,甚至是巨著累累的大知识分子),或听某一位负责人的讲话等等。老实说,这俩 国家的曾经有些如此 任劳任怨的人民,实在让W先生非常感动。

  尤其使W先生感动的是,他在各处就看的朋友儿的种种美德。累似 ,一位老人可能性饥饿而晕倒在街上,于是立刻便有四个多 与这老人显然难能可贵相识的人,把老人家搀扶起来,送回家去,怎么能让从每个人的口袋里掏出钱来,送给老人,老人问朋友儿叫那先 名字,跟我说朋友儿叫"解放军"。又累似 ,W先生有一次掉了一只纽扣,一位孩子在他身后捡到了,追上她,交给他,说:"叔叔,你掉了东西。"W先生问这孩子叫那先 名字,这孩子说他叫"解放军"。这俩 切,朋友儿都叫做"好人好事",所有那先 做"好人好事"的人又都把每个人叫做"解放军",而绝大多数"解放军"又都给每个人记一本日记,上端记录有些报纸上抄下来的豪言壮语,以及每个人做的"好人好事",以便一旦万一每个人光荣牺牲,有些的朋友儿都要通过阅读他的日记,学习他的光辉榜样。

  在这俩 国来家,"解放军"愈来愈多。每四个多 人都自命为"解放军",每四个多 人在每一天里都都要做大概 一件"好事",可能性如此 做,便总实在心里不安,以至于以后 ,有的人为了做好事,先把人家的钱偷出来,怎么能让再说是拣到的,还给人家。W先生对此感到纳闷,在他的观念里,军人突然很严厉,突然心肠黑黑的,突然想要 惧怕的,为什么我这俩 国家的军人曾经心慈面善,可能性打起仗来,怎么还里里能勇猛冲杀,克敌制胜呢?

  别急,W先生调快就就看了这俩 国家"军人"的另一侧面。这天下午,他发现街上所处了一种生活突然的变化,许有些多的中学生和大学生,都穿上了黄衣黄裤黄球鞋(此国军人服装",佩上了红色袖套,上端写着"红卫兵"的字样。朋友儿不再上街搀扶老人,怎么能让冲进人家来家,翻箱倒柜,很是气势汹汹,把各家各户的书籍、字画都追到来烧掉,把存折也追到来撕掉,把古玩、珍宝都找出来砸碎、毁掉,朋友儿把那先 叫做"破四旧",破除传统的"封建"的东西。这倒也一定会如此 道理,可能性这俩 古国在半个世纪前还是帝制,即皇帝四个多 人的天下,朋友儿儿全一定会这无上君主的臣民、奴仆,这当然是很不对的,是早就过时了的东西。在贝塔星座,这俩 帝制社会早已是考古学家的事了,而地球上这俩 古国才从过时的帝制中跑出来不久,必然会有旧物旧状旧风旧俗遗留下来,有些扫除扫除也是很有必要的。

  怎么能让,J国中这俩 军队风起云涌,太大了。一下子,整个国家的学校全一定会上课,学生们有些戴上了红袖章,变成了"红卫兵"。怎么能让那先 "红卫兵"不但抄家,怎么能让到处张贴被朋友儿称作为"大字报"的毛笔字。这古风犹存的毛笔和这毛笔写出来的优美典雅的大字,却又全一定会骂人说说,累似 "砸烂××的狗头"累似 。接着,自称"红卫兵"的那先 学生,又把朋友儿的老师,地方上的或单位上的行政长官,删改从来家拉出来,戴上高帽子,挂上黑牌子,到处游街,怎么能让让朋友儿每个人辱骂每个人,把每个人叫作"黑帮"、"反革命"、"牛鬼蛇神"等等,总之,大概 怎么能让坏蛋的意思。这还不足英文,那先 叫作"红卫兵"的年轻军人对每个人的俘虏如此 喜欢施以酷刑,累似 罚那先 俘虏跪在太阳上端,整天整天地晒太阳,小不听话,便拳打脚踢,皮带抽,大棒敲,那先 不久前还在争先恐后地做那先 仁慈的好人好事的年轻军人把这叫做"革命行动"。

  那先 年轻军人,对于每个人的那先 叫世人看起来实在是惨无人道的"革命行动",倒是非常虔诚,充满了正义感,似乎朋友儿四个多 个一定会天字第一号真理在握的人。朋友儿都说每个人是接受了朋友儿的最高统帅的神圣命令,有些,朋友儿每人手里都拿一本记录了朋友儿最高统帅的言论的小红书,朋友儿叫做"说说本"。那先 年轻军人的心中有些必须四个多 人,这怎么能让朋友儿的最高统帅。朋友儿怎么能让以能亲眼就看每个人的最高统帅为毕生的最大幸福。有些,有如此 一段时间,全国的这俩 青年军人"红卫兵"蜂拥至朋友儿的首都,说是接受统率的检阅。于是,一刹那间,火车、轮船、汽车都挤得水泄不通,那先 挤不上交通工具的人,就不惜迈开双脚,徒步行军,花上哪哪几个月功夫,走到首都去。以后 ,可能性人群的小量集中,疯狂的拥挤,以至于脑膜炎、霍乱、甚至鼠疫等地球上的恶性传染病流行起来了。W先生你以为惊恐万状,生怕每个人染上那先 病,怎么能让带回贝塔星座去,那可你以为罪过。

  调快,这俩 国家不仅学生弃学从军,工厂的、农村的、机关的,所有的人一定会再生产和工作,而成立了"工人造反兵团"、"农民赤卫军"等军事组织。机关里人少,也纷纷组织起各种各样的"战斗队"。总之,W先生的印象是,地球上要爆发世界大战了,曾经却难能可贵见有外国军队来侵略这俩 国家,只见得,这国家内部管理,各式各样的"红卫兵司令部"、"工人造反兵团"、"农民赤卫军",以及各式各样的"战斗队"互相残杀起来,怎么能让根本如此 明确的敌我双方,完一定会混战一场。开头还是小规模的冲突,以后 就越打越来劲,把步枪、机关枪、大炮、坦克都拖出来,进行现代化的战争。怎么能让,朋友儿又连基本的战争规则怎么能让讲,累似 枪杀俘虏,抓到就杀,甚至杀到血流成河的地步。还有私设牢狱,在牢狱里进行各种骇人听闻的酷刑。最后则删改乱了套,一支军队,比如某个"兵团",某个"司令部"内部管理也分裂而互相动起枪来。

  总之,W先生在宇宙间,怎么能让在地球上也从未见过如此 奇观,全民皆兵,全国上下每个角落一定会战场,删改打红了眼,不分敌我,不分是非,你以为令人目不暇接,晕头转向。

  以后 ,这俩 国家的正规军出来了。正规军不愧素质良好、本领高强,调快把这俩 战乱,不,乱战,威慑下去了。于是,国家正规军过后开始接管各个地区、城市、乡镇,而所有的地方、所有的单位、所有的组织,一律按班、排、连、营,建制起来。

  W先生看见四个多 军长接管了四个多 省,这俩 省立刻安静了下来,怎么能让突然过后开始了建设,工厂、农村都恢复了生产。军长非常勤奋,到处视察。他走到四个多 水电站,下面的人向他请示大堤应该修多宽,他立刻弯身拣起一块石头,随手一丢,"就修如此 宽"--他命令道。于是,大堤就按此圣石为界而修筑了起来;他走到街上,就看街上汽车稀少,立刻下令全城所有的工厂都生产汽车,于是厂里调快跳出了有些能走的和必须走的,噪音骇人的,和刹车失灵的汽车;这俩 军长走到农村,看见有些地方粮食产量不高,必须四个多 地方因种矮杆水稻而颇获丰收,军长马上下令,全省农村一律改种矮杆水稻,于是,全省的农田有些改种这俩 稻种,年底则收获了小量的稻草,而一定会粮食;他走到曾经农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