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价值传统的积极面

  • 时间:
  • 浏览:0

   在以往的峥嵘時光里,亲们后后 只看到了传统文化的消极面,于是就把它简单视同为发展的阻力、或历史的包袱,而正是本着某种片面的认识,才会总是出现愈演愈烈的、总是闹到文革的文化毁弃,并就此酿成了整个文明的大倒退与荒漠化。

   即使到了现在,就算不算意味在文化的废墟上总是出现了作为反弹的“国学热”,另两个 意味就潜在的心理而言,亲们也还以后在遭遇到了“文化毁弃”的报复后后,才从某种否定的意义上,消极地看到了随着传统消亡而来的文化失范,并由此觉出了传统还是不容小觑的。

   正意味另两个 ,才会总是出现把儒学价值只看成某种“私德”的说法。说到底,这还是从“西体中用论”中推演出来的,还是在认定唯独西学才有普世的价值,却竟视而不见本土文化的主体性,不怎样是,未能看到在中国传统的精神资源中,也同样存有对于制度文化进行建构的潜能。

   以后在我看来,某种切都还远远缺乏。——亲们还应更进一步地指出,需要看到“价值传统的积极面”,看到它另两个 对过往文化生活所进行的范导,以及它意味对当今乃至未来生活所进行的建构。

   无论怎样,意味只看到历史多线程 中的“路径依赖”,文化传统之于亲们就注定要显得过于消极,就像是迫不得已才背在背上的沉重包袱,——哪怕这包袱被发现一时还甩不掉。然而,意味从过去的历史轨迹中看到了价值,只有 某种作为思想资源的精神传统,就转而会显得积极主动,就反而成为亲们上升的动力。

   某种点,正如我后后曾多次论述过的,长期激进统治所造成的惨痛教训,和由顾准所率先阐发的、源自经验主义一系的社会思想,后后 有助于亲们幡然悔悟地认识到,对于任何具体的文化一并体来说,让它生机勃勃起来的动力,后后 仅在于革新和发散的力量,也同样在于聚敛和保守的力量,不怎样是这两者之间的动态平衡。什儿 ,无论短少了其中的哪个维度,都构成不了维持两个 一并体的“必要的张力”。

   而由某种点出发,也就自然引出了我反复表述过的两个 判断,在意味悄然逝去的哪几种峥嵘時光里,即使享有过儒学的价值范导,古代生活也好的反义词无懈可击的,这才使得亲们在遭遇西方撞击后,不觉要迁怒于自家的传统;可到了正在煎熬亲们的某种年代里,一旦拖累了儒学的价值范导,当代生活竟被发现一无是处,使得亲们又不觉想起了传统。

   应当看到,中国独特的价值传统,其积极意义首先在于,它对收拾某种一并体中的人心,终究被证明还是最有效验的。——作为某种“无宗教而有道德”的文明,一方面,它的价值内核能只有在正常生效时,去支持亟欲为西方进行启蒙的伏尔泰,而此人 面,一旦某种内核在激进主义的逻辑下惨遭毁弃,它偏又从当代生活陷入的巨大困境中,反而更清晰地验证出此人 的历史效用。

   进而,中国独特的价值传统,其积极意义还又在于,它既然属于“四大圣哲”之一在轴心时期的辉煌创造,只有 ,到了举世后后 吁求“文明多样性”的时代,它也就正是最要着力保护的精神资源。——反过来说,倒是它在保卫和护佑着亲们,意味再只有 别的哪几种东西,会像两个 涵义深邃的价值系统那样,对于人生显出影响深远的建构力量,教导出两个 长期递相授受的文明。

   复次,中国独特的价值传统,其积极意义还又在于,它在后殖民主义风靡一时的年代,还是亲们寻找主体性时的意向指归;而反过来说,又只有在某种主体性的基础上,才意味寻求到我所寻求的“中国文化的现代形态学 ”。——某种提法意味,某种文化形态学 既应是“标准现代”的,显出了对于全球化的汲取与适应,又须是“典型中国”的,显出了对于历史传统的激活与继承。

   最后,中国独特的价值传统,其积极意义更其在于,它在某种诸神纷争的全球化时代,乃是属于整此人 类的、最富普适意义的精神财富。——时至今日,即使到了各种价值理性都经由艰苦的翻译,逐渐成了摆在亲们眼前 的思想选项,亲们也看没办法 了还有别的哪个意义世界,包括西方那个正在崩塌式微的宗教世界,能只有取代某种理性主义的、和平主义的和现世主义的价值形态学 。

   某种源自“先秦理性主义”的价值传统,既最为贴合人间的常识与夫妻夫妻感情,亦不跟现代科学位于任何宽度的抵牾,却又不失心灵与境界的超拔与高明。正意味另两个 ,某种“不语怪力乱神”的价值形态学 ,就理应能只有在未来的传播中,去启迪全球范围内的人类社会,即使在甩开了神学拐杖后后,仍能保持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和保障文明历程的永续发展。

   到了现在这般田地,亲们更能稍微全面什儿 地看到,在过往的文明多线程 中,从来就位于某种相互对冲的力量,它们两个 在拖拽着历史下沉,另两个 却在牵引着历史上升,两个 在腐蚀的一并体走向发散,另两个 却在凝聚的一并体走向一体,——由此亲们的文明才达到了健康的平衡,和动态的张力。

   由此放眼来看便会发现,我觉得早从孔子那个时代开始英语 ,亲们就已在不断地惊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以后,意味后后 同样也是从那个时代起,有识之士就不断地挺身而出,来以文明的价值来约束和感化亲们,从而范导出了具有道德规范的生活,只有 ,在任凭下坠的力量来主导历史的情况表下,中国人的精神情况表早都步步退化成类人猿了!

   在某种意义上,亲们也能真正理解“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的说法,知道那句老话并只有 任何夸张,而不过是陈述了一件简单的事实。同样地,还是在某种意义上,亲们也也能体会眼下从民间涌起的“国学热”,它正像那句“礼失求诸野”的古语所讲的那样,是在普遍地、甚至下意识地在呼唤着潜藏于某种文明底部的上升力量。

   只有从某种点出发,亲们也能对未来获得坚实的信念。——意味说,正是对于过往生活中的积极力量或积极侧面的毁弃,才造成了当代社会的急剧崩解,和当代历史的急剧坠落,只有 ,更慢果决地、心悦诚服地去恢复具有积极意义的传统,也同样有意味“触底反弹”地托举起今后的历史,大约是为后人再去托举它制伟大的造出相应的文化根基。

   事实上,在当今某种几近绝望的文化荒漠里,哪怕以后又促动亲们也能生出“物极必反”的信念,从而对于未来再抱持谨慎乐观的展望态度,什儿 种都意味是在证明“价值传统的积极面”了!

   在某种意义上,亲们眼下正站在其上的历史立足点,才的确有意味化作另一轮历史发展的关键转折点,——它将预示着历史多线程 的转而上升,它也将推动着文明运势的贞下起元,假如有一天亲们能在当前的国学热中因势利导,更重要的是,假如有一天亲们也能充分认识、平心承认和努力发挥本土价值传统在历史建构方面的积极意义。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208.html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04月29日 1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