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励生:悼念邓正来先生

  • 时间:
  • 浏览:2

  正来兄走了,走了整整另一俩个星期,我无法形容当时人悲痛的心情。

  第一时间接到正来弟子孙国东短信通知“正来逝世”时,我整整五六天脑海一片空白;然后接到复旦高研院的“关于征集悼念邓正来教授文章邀请函”,四五六天中我也是说那末有几个话来。

  正来兄跟我的交往很一阵一阵,几乎是思想上的“铁哥们儿”,却又谈不上有几个私人交情。就是 思想碰撞多年,以至我写下了跟他有关的三十多万字的研究文字,什儿 文字已先后在国内一些重要刊物公开发表。又就是 正来思想的推进工作还在“进行时”,就是 研究专著我暂且急于出版,我哪里想到,现在就是 专著出版却要变成纪念性著作了。

  就是 悲痛,也就是 无语,另一俩个我可能够够效仿他当时人的做法,在他逝世一周年后人们 暂且怎么能 再记得他的然后,再做一些纪念性的事情。也记得他另一俩个为他的好友王纬逝世写的悼念文章,说“他是你会另一俩个走的”,带着他的学术追求。就是 ,我可能够够 “原谅”正来的是,他好多事情好难完成,我对他还有着不要 的期待。怎么能 可能够够就另一俩个走了,就是 走得那末亢奋那末壮烈?!尽管他就是 也是“你会另一俩个走的”。

  人们 说他太不应该那末热衷于学界领袖的角色,那样真是亢奋但真是太累了(他也便是在此亢奋之中倒下的);他应该给当时人腾出一些空间以及必要的“思想家时间”,哪怕我不要 有那末充分壮烈的空间和时间,那将必定是更重要的思想贡献!我当然知道正来兄有他当时人的意志和愿望,就是 很长时间我把对他的诸多“意见”保留,就是 也知道我就是 说了他也暂且你会听。

  就是 “可能够够 原谅”以及“意见”,我才忍不住又写下了上述什儿 文字。

  我知道怎么能否才是对正来兄的最好纪念方法,人们 肯定要继续仰望星空:正来兄一路走好!

  ——2013年1月31日于福建一得斋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2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